站内搜索:
明朝宣德瓷器中,青花最贵 两个龙纹大碗都不敌一个鱼藻纹大碗
日期:[2017-08-13]  版次:[A15]   版名:[收藏周刊·封面]   字体:【
■鱼豫幽蓝:明宣德青花鱼藻纹十棱菱口大盌

■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宣德御笔《莲蒲松鹰图》

■本次苏富比拍品纹饰可以和宣德御笔相比对

■明宣德 青花莲塘鱼藻纹葵式碗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2015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一件明宣德青花鱼藻纹葵花式洗拍出2404万港元。

2017年4月5日在香港苏富比成交的“鱼豫幽蓝:明宣德青花鱼藻纹十棱菱口大盌”,约合人民币2.04亿元,价格差一点就追上元青花“鬼谷下山”了。“论青花,宣窑为最”,而宣窑上的鱼纹,其神韵又远超前朝,加上器型和品相,种种利好加持,该品怎能不显贵重?相对于当时龙纹凤纹的大流,鱼纹特别考验画师的境界,“两个相仿的龙纹大碗可能都换不到一个鱼藻纹大碗”,有行家直言。

■收藏周刊记者 潘玮倩

十棱菱碗难以烧制

堪称市场顶级

能被称为“宣德碗之王”,前无古人,更可能后无来者。为什么这个青花大碗会如此“大腕”?

首先看官必须晓得一种说法:“论青花,宣窑为最。”这句话出自清人朱琰《陶说》,许多陶瓷专家都认可朱琰之论。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中国紫禁城学会副会长、著名历史学家阎崇年这样介绍:“宣德瓷器、青花为最,其原因主要在于:天下太平,文化环境温暖;永乐青花的工艺传统积淀;青花原料苏麻离青的持续供应;宣德皇帝艺术造诣高雅。”

然后回到这个“明宣德青花鱼藻纹十棱菱口大盌”,“宣青”高贵的出身如上所述,而且它的器型尺寸、纹饰画工,举世亦鲜有出其右者。

盌通碗,这件宣德碗尺寸达到23cm,苏富比中国瓷器及工艺品部资深专家李佳说:“它是十棱菱口碗,所以大大增加了烧造难度。十棱本就容易烧得变形,但是这件作品器型很正,然后画意非常自然,发色艳丽明亮,所以是宣德碗里面目前市场可见的最顶级的一个碗。能与本件作品类比的就是在台北故宫博物院有两个鱼藻纹的碗,但是它们都要小一点。所以呢,它是私人手里唯一的一件,然后它1963年的时候已经在东京的国立博物馆展览过了,之后约有五十年没有在市场露过面。”

因此,曾经阅宝无数的苏富比亚洲区副主席仇国仕也直言:“一年前我在日本第一次见到这件藏品。当时我在货主的茶室,当我慢慢打开盒子的时候,激动得心脏都快要停止跳动了。我和我的同事当即取消了那周所有的约会,只为确保我们离开日本前能够万无一失拿到这个碗,但是我们依然等了整整一年才得到最终授权处理这件藏品的机会。”

宣青鱼纹

最能精确表现游鱼悠闲之乐

“两个相仿的龙纹大碗可能都换不到一个鱼藻纹大碗。”著名香港古董大行翟健民曾对媒体表示,“这只碗最为可贵的便是其纹饰”。

为什么宣青上的鱼纹这么贵重?

首先它的存世量少。资料记载,在明清景德镇御窑厂内,宫廷画师们绘制的大多是龙纹凤纹,或者其他象征皇权的纹饰。这些纹饰格式拘谨庄重,却少笔意趣味。鱼纹较其他自然题材更需画师敏锐写生观察,师法自然。鱼纹宣青,相对少见。

其次在于宣青鱼纹的形神皆备、精髓到位。

知名中国艺术学者康蕊君介绍:“北宋末年,宫廷画师刘寀擅画鱼,或因此造就宋代以降绘鱼藻图之风,自此以鱼为题之水墨作品,即使未必俯拾皆是,却为人所识。当中传为刘寀笔下者,又以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藏《落花游鱼图》最负盛名。鱼居水中,不便微察细观,因此画鱼又较其他禽鸟写生更艰。凭空想象却能捕捉个中神髓,画得游鱼自得,难能可贵。”

鱼纹从宋代开始在瓷器上流行,但能表现出其精髓神韵的,从宋以降历经元乃至前朝永乐,可能都无法比拟宣德一朝。“子非鱼,安知鱼之乐”,鱼的悠游自在,本就应无所牵绊自得其乐。但是,宋朝的日子大多是高压下的安宁,所以这个朝代瓷器上的鱼也是小心翼翼的,“虽游如静”,如马未都所说,“鱼在器中如同养育一般”。到了元朝,元青花的鱼纹表现似乎在强调鱼之肥美,而且身体夸张、形容强势,与宋代在激流之中寻找安逸的鱼有着精神上的不同。鱼在永乐年间则呈现平和中庸,经洪武一朝的历练,变得憨呆。然后,终于等到了“喜欢嬉戏、不思进取”的宣德皇帝了,在这样一个歌舞升平的社会,瓷器上的鱼和鸟回复生机,不再被外界各种纷扰所干涉,该怎么游就怎么游,悠闲的动态,让观者终于松了一口气,终于能够“感其安、知其乐”,参悟其中真意,畅想自在无拘之感。

宣德青花之上的鱼纹,可贵之处正在于此。

同时,“如果对照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宣德御笔《莲蒲松鹰图》,这件大碗上荷叶水藻等画法和宣德皇帝的御笔十分接近,而在瓷器上,也运用了苏麻离青的晕散,表现出了荷叶焦墨的效果”。

宣德瓷器

“诸料悉精,青花最贵”

陶瓷界素有“青花贵宣德,彩瓷贵成化之说”。宣德青花瓷在中国陶瓷发展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历来是收藏界的宠儿。

与明代其他各朝的青花瓷器相比,宣青烧制技术达到最高峰,其成就被称颂为“开一代未有之奇”。《景德镇陶录》评价宣德瓷器:“诸料悉精,青花最贵。”宣青近年来的市场行情更是屡创新高,有长盛不衰的势头。

与上述“宣德碗之王”类似纹饰的宣德官窑,最近一次出现是在2015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一件明宣德青花鱼藻纹葵花式洗拍出2404万港元。

较早的1992年,曾有一件宣德青花“水波双龙”图高足碗在香港苏富比以308万港元的价格成交,到了2007年同样在香港苏富比,则是以3504.7万港币的价格成交,15年间价格上涨了10倍。2010年的北京保利秋拍,一件宣德青花云龙纹十棱洗以2688万元人民币成交。

资料显示,2010年以后,亿元成交的宣德青花在拍卖市场上也出现过几次:2012年在香港苏富比春拍,一件明宣德青花暗花海水游龙图高足杯以1.1亿港元成交;2016年在香港佳士得春拍中,一件明宣德青花五爪云龙纹大罐以2200万港元起拍,最终以1.5亿港元的价格成交;在2011年5月的内地春拍中,一件宣德青花海水白龙纹扁瓶,以8000万元起拍,经过几十轮的竞拍,最终以2.24亿元人民币成交,创下了截至目前为止宣德青花瓷成交价格的最高纪录。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