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建馆20多年, 岭南画派纪念馆藏品已有千余件
日期:[2017-08-13]  版次:[A21]   版名:[收藏周刊·历史回顾·名家讲述]   字体:【
■黎雄才馆长在纪念馆落成典礼上讲话。

■松梅竹石图 96.5cm×41cm 关山月、黎雄才、赵少昂、杨善深合作作品

■征途策马 82.5cm×50.5cm 关山月、黎雄才、赵少昂、杨善深合作作品

■黎雄才《珠江长卷》, 创作于1995年,36cm×2200cm 岭南画派纪念馆藏(局部)

■梁世雄 榕荫晨曲

仅黎雄才先生《珠江长卷》价值就难以估量

走进广州美术学院昌岗路校区,穿过大门口,右边远远能看到与红墙作为主色调的其他建筑不同,白白的外墙在绿树中特别明亮。这是收藏和陈列岭南画派作品的专门机构——岭南画派纪念馆。用著名画家梁世雄的话来说,“当时筹建纪念馆,就是为了陈列岭南画派前辈的作品,搭建海内外艺术的交流。”作为美院里较为独特的建筑,这座建筑的设计者莫伯治曾言:“岭南画派纪念馆是一座展览和收藏性的建筑实体,空间与体型要反映出展览建筑的功能,而其风格的抽象意念则要表达岭南画派的画意。”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实习生 熊小勤 王淑婷 ■资料提供 黎日晁 关志全 莫非 黄咏茵

建筑风格

临水而筑,有“临溪越地”的意境

新艺术运动建筑语言可以说明岭南画派的风格

岭南画派纪念馆的结构分两部分,展馆主体居中,另一侧则是纪念馆的办公场所(原是招待所),安排在主馆的东侧。各抱地势,沿方塘而筑,构成方塘水院,富于岭南庭园画意。主馆当中两层高的门廊和办公场所的楼梯间均采用富于动态雕塑感的造型,一则临水而筑,有“临溪越地”的意境,另一则倚楼而建,高低相望,极能抒发两者之间的顾盼之情,主馆首层入口,由方塘对岸架桥直通,在桥的中段有一双弧形对称的梯级飞越水面,蜿蜒而上,会合于门廊二层主馆大堂入口前面。主馆外部轮廓,由三组流畅的曲线、壳体及壁面构图组成有机的整体,开始为一对弧形的梯级,旋转向上,继此为陡峭而扭转的螺旋门廊壳体,接着壳体则为构图抽象的峭壁墙面。莫伯治如此解释这个设计理念:“墙的两端隐约浮雕着摇曳的树丛,树冠轮廓描画出墙顶的曲线,使人联想到这里是一丛树林的背景,墙顶曲线由中央向两端倾泻而下,直至消失于两端转角处,其意境使人觉得是那么迷渺而不稳定,富于抽象的画意。”

就在进入主馆之前,透过这些建筑体型的前奏结构,运用一系列新艺术运动的语言,向来访者说明岭南画派风格的内场实质,莫伯治在文中说:“纪念馆设计运用一些新艺术运动建筑风格的语言,用以说明岭南画派革新古典画法和风格的实质内场,是有其可取之处。”

纪念馆特点

有别于一般性的美术馆和博物馆

逐步为岭南画家建立“艺术档案”

岭南画派纪念馆是岭南画家(包括其创始人及当代海外岭南画派画家)的专题性展览馆,其性质有别于一般的美术馆和博物馆。陈永锵曾言:“从建馆之初就已明确了其首要任务:收集岭南画派前辈画家的生平事迹、代表作品和有关遗物作永久性陈列,同时对当代岭南画派画家的作品也负有收藏的责任。根据条件,逐步建立每位岭南画派画家的‘艺术档案’,为今后的研究工作积累资料。”

据了解,在开馆之初,赵少昂、黎雄才、关山月、杨善深四位著名画家就捐出了100幅左右的合作作品,已成为纪念馆的镇馆之宝。另外,黎雄才先生生前也捐赠了203幅作品,在他逝世后,其家人又捐出10幅卷轴、43幅写生以及一批黎先生早年在日本留学时的写生作品。而关山月先生也捐赠作品152幅,司徒奇先生捐赠51幅,杨善深先生捐赠12幅,还有高剑父、陈树人、赵崇正、李抚虹等先生的家属也捐赠了不少作品。据岭南画派纪念馆副馆长黎日晁介绍:“从建馆到现在20多年,纪念馆内已收藏有将近一千五百件作品,我们曾经算过,国家这么多年给的收藏费加起来大概500万元左右,从建馆到现在大约每年20万元,但是这个馆现在一千多件作品,它的价值很难估量,其中一张黎雄才老师的《珠江长卷》按现在粗略的估值就可能在五千万元以上。所以,这种模式也是给国家积累财富的一种方式。”

对话

梁世雄:我们对岭南画派纪念馆期望很高

收藏周刊:岭南画派最开始正式公开谈及,作为宣传口径的,大概是什么时候?

梁世雄:当时有关部门提出:“岭南画派、广东音乐要好好地研究”。广州美术学院据此于1985年成立“岭南画派研究室”。从那时候开始,岭南画派便被提升到学术层面去研究。

收藏周刊:岭南画派纪念馆的名称是怎么定的?

梁世雄:建馆后,我与杨奇(时任新华社香港分社秘书长)、关老一起在关老住所就专门围绕这件事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反复研究。一开始,关老怕被人说他以画派命名的纪念馆搞帮派,当时在全国是没有先例的,关老一直拿不定主意。但是杨奇说:“岭南画派国外都知道,公认的,如果不用这个牌子,那建纪念馆的意义何在?”就这样,我们反复探究之后,最终决定用“岭南画派纪念馆”的名字。

收藏周刊:为什么取名纪念馆,而不是美术馆或艺术馆?

梁世雄:主要是考虑到纪念岭南画派创办人“二高一陈”,他们的影响很大。

收藏周刊:最初考虑建立岭南画派纪念馆时,是寄望它承担怎样的职责?

梁世雄:我们对岭南画派纪念馆期望很高。当时主要是考虑可以陈列岭南画派的作品,搭建海内外艺术交流的平台。建好以后曾经搞过岭南画派学术研讨会,港澳台名家包括高剑父的女儿高励华也从美国回来了。岭南画派纪念馆成立时,关老、黎老都八十多岁了,我们也退休了,当时对纪念馆将来的接班人很担心,建好容易,管理难。不过现在看来他们都管得很好,有声有色的。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