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雍正单色釉孤高冷淡,遥向宋瓷致敬
日期:[2017-08-13]  版次:[A17]   版名:[收藏周刊·封面]   字体:【
■清雍正 天蓝釉弦纹盘口瓶 (一对)

■清雍正 仿官釉贯耳弦纹大方壶

■清雍正 粉青釉双龙尊

■清雍正 窑变釉大鸠耳衔环尊

近年来市场坚挺上扬

近年来,“雍正出品”逐渐成为藏家入手高端瓷器的一个重要判断指标。这其中的原因,一方面与收藏板块的轮动节奏有关,另一方面,也因为雍正朝的高雅恬淡之风渐渐契合了现代人的审美诉求。业界认为,宋瓷具有更高的审美情趣,但让藏家从明清瓷板块迅速抽身投入宋瓷,还需要一个过渡阶段,那么,“向宋瓷致敬”的明清单色釉瓷器,是很好的衔接。

■收藏周刊记者 潘玮倩

青釉是雍正朝颜色釉中的最成功之作

2017年5月31日,“清雍正粉青釉双龙尊”在香港佳士得收获1.4亿港元,约合人民币1.25亿元,刷新中国单色釉瓷世界拍卖纪录。这件双龙尊造型硕大,曾于2004年在佳士得拍卖上亮相,并以17423750港元的成交价创下当时的清代单色釉瓷器世界纪录。传世的雍正粉青釉双龙尊只有四件,本品是其中之一,亦是属私人收藏里唯一品相完美的一件。另外三件分别藏于沈阳故宫博物院、美国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及加州陈氏典藏博物馆。

青釉是雍正朝颜色釉中的最成功之作。据相关资料介绍,雍正青釉有粉青釉、冬青釉和仿龙泉釉等;从色泽上看,粉青最淡,冬青稍深,豆青最重。青釉是以微量铁为呈色剂,是我国比较古老的色釉。但从工艺技术来看,要到雍正朝才算是绝对的成熟。此双龙尊的釉色青翠莹润,与备受推崇的精致南宋龙泉青瓷类似。上海博物馆副馆长汪庆正说:“宋元之际的龙泉梅子青和粉青,代表了我国古代青釉制作的最高水平,但在同类制品中色泽参差而不够稳定,而且废品率较大,只有到了雍正时期,同类青釉制品的色泽能基本一致,说明雍正是青釉烧制技术最成熟的时期。”

双龙尊也是一种不多见的器型问题。李华峰发表于《中国文物报》上的文章显示:“双龙尊出现于隋代,盛行于唐代,主要流行于东都洛阳一带,其他地区很少发现,唐代以后消失。”而业内专家叶英挺介绍,“双龙尊自唐代后消失,此可能与唐代中后期丧葬制度与习俗形式发生变化有关,至雍正官窑,双龙尊复现,雍正之后除乾隆早期尚有少量烧制外,则又销声匿迹”,因此,珍贵性不言而喻。

从明清单色釉入手,可衔接宋瓷的收藏

近年来,“雍正出品”逐渐成为藏家们入手高端瓷器的一个重要判断指标。这其中的原因,一方面与收藏板块的轮动节奏有关,另一方面,也是雍正朝的高雅恬淡之风渐渐契合了现代人的审美诉求。

雍正登基之后一改乃父之风,在御瓷风格上面则表现为摒弃恢宏,而追求雅致。漫长的潜邸岁月,造就了雍正高雅的意趣,而这种意趣寄托在了他对宋代名窑瓷器的嗜好之上。民国瓷书《饮流斋说瓷》中论述:“试以瓷比之诗家,宋代之汝、钧、哥、定,则谢宣城、陶彭泽也。”宋瓷与陶渊明相通,而陶渊明“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由”的人生追求,恰为雍正所喜。

雍正从宋代名窑中寻找灵感,仿古之作频出。在继承先人和坚持特色的两种优势结合下,短短13年间,雍正瓷业生产取得令人惊异的成就,突出表现在仿古瓷、珐琅彩、粉彩、颜色釉四个方面,而其中,既属仿古瓷又属颜色釉瓷的“仿古颜色釉瓷”最引人注目。雍正六年到雍正十三年短短八年间,景德镇御窑厂烧造类品种共计57项,其中大多数是色釉瓷。

中国古陶瓷研究会鉴定委员会鉴定专家崔凯,在接受《收藏》杂志采访时说:“现今藏界普遍认为,宋瓷具有更高的审美情趣。但让藏家们真的从研究收藏了十几年的明清瓷板块中迅速抽身,投入宋瓷,从工艺美术的审美习惯向艺术眼光转化,之间还需要一个过渡阶段。明清单色釉瓷器是很好的衔接,它的外形基本摹写两宋时期的风格,即使是模仿,情趣也要比纹样和彩釉装饰的其他品类更贴近宋瓷。宋瓷在国外很火爆,国内的拍卖也正在抬头,明清时期,一些仿宋代哥釉、仿宋代官釉的瓷器在悄然兴起,关注度比较高。”

单色釉从青花粉彩中突围,渐显竞争力

拍场上一直都有清代单色釉的身影,尤其以雍正一朝的物件最受瞩目。不过在较早之前,青花和粉彩大行其道,单色釉相对表现得十分低调。这有部分原因是,国内收藏市场起步较欧美晚,欣赏品味和经验大多不及国外藏家,单色釉瓷器是一种相对抽象之美,因此国内市场对其的接受需要时间。

根据雅昌公开资料显示:“单色釉拍卖市场早期也较集中在香港地区,且成规模的拍卖较少,其中较重要的是香港佳士得1996年举办的徐展堂‘静观堂’旧藏专拍,有19件单色釉瓷器,其中一套8件有修补的清康熙豇豆红文房用品以717万港元成交,创当时颜色釉瓷器成交纪录。”

2000年,随着明清官窑瓷器整体市场上扬,单色釉瓷器价格也随行就市,有了起色。2000年5月,香港苏富比春拍的瓷杂专场首次在中国市场推出前牛津大学教授霍氏珍藏的70件重要明清单色釉瓷器,总成交2562.74万港元,对其后单色釉瓷器的收藏和拍卖起到了重要的指引作用。2006年,香港佳士得秋拍“玉剪霓裳——张宗宪御制瓷珍藏”专场中,清乾隆炉钧孔雀毛釉如意耳扁瓶以1972万港元成交,再次带动单色釉瓷器市场价格上扬。2007年,北京保利、北京翰海都有单色釉专场推出,这以后单色釉瓷器也成为瓷器拍场大项,时不时出现亮眼的拍品。

雍正“冷淡风”或将超越乾隆“农家乐”

2009年,单色釉瓷器迎来第一波市场高峰。香港苏富比春拍中,清乾隆粉青釉浮雕芭蕉叶纹镂空“缠枝牡丹图”长颈胆套瓶,以4770万元成交,创下单色釉瓷器拍卖纪录。同年秋拍,一件清乾隆粉青釉“三牺”弦纹壶,估价900万至1200万港元,成交价达到了2026万港元,而在2006年香港秋拍市场上,其成交价却只有874.4万港元。

据媒体统计资料显示,自2010年至今,在不受外部经济环境和艺术市场“调整”影响的情况下,明清单色釉保持着坚挺上扬的发展态势。

香港苏富比2014秋拍现场,一件“清乾隆粉青釉浮雕龙纹罐”以5000万港元起拍后,经多轮竞价,以9420万港元的高价成交,创造了新的清代单色釉瓷器的拍卖纪录。这场拍卖会之后,诸多业内人士表示:单色釉瓷作为釉瓷中的“大家闺秀”,其市场表现坚挺的“黄金时代”已经到来。

2015年以后形势又出现了新的亮点,此前拍出高价的多为乾隆时期的单色釉,此后随着雍正皇帝的品味被大众所渐渐熟知,该朝的“冷淡风”单色釉瓷器,有超越乾隆朝“农家乐”风格瓷器的趋势。北京传是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古董珍玩部总经理徐东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三代单色釉价格有所抬头,不仅是由于市场不断有精品出现,藏家的鉴赏水平也逐步提高,还有一些瓷器资深鉴定人士帮助一些藏家进行挑选,目前价格还处于洼地,可以作为一个投资方向。”北京东正拍卖有限公司瓷器部赵轰也曾表示:“个人认为,雍正时期的单色釉价格更加稳定,未来价格或会更高。”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