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春运抢票千亿产业链隐现
日期:[2018-02-05]  版次:[A30]   版名:[财商周刊·锐话题]   字体:【
■制图/廖木兴

民间出“神器” 电商推“加速包”

据相关部门预测,2018年春运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到29.8亿人次,与上年春运基本持平。由于列车数量和速度的提升,以及节前返程客流相对分散,今年春运抢票形势会有所缓解。但“一票难求”、“望票兴叹”依然是2018年春运的“主旋律”。

可以看到,从开放网络购票以来,各大网络平台抢票大战依旧火热,布局抢票除了借此获取流量和用户,还能反哺其他主营业务。今年的新“操作”,则是各类抢票功能加速包的蓬勃,用户花费10元到50元不等购买后,可拥有更大的带宽或者提前预付出票;又或者用户通过分享给好友获取这些抢票加速包——一条规模可能高达千亿元的春运抢票产业链正若隐若现。

■新快报记者 郑志辉

12306祭出新技术 黄牛党魔高一丈

有铁路警方负责人介绍说,无论何种类型的互联网抢票软件,其实质都是尽力寻找速度最快的服务器,刷票速度也往往是正常购票的几十倍,并通过对12306网站的不断刷新和监控,一旦有人退票,便能迅速发现。“你开一个程序刷,黄牛同时用多个软件刷;你们的家用网速可能只有几百兆,但他们的带宽往往是好几千兆。”

12306的应对是今年悄然在网络售票后融入了一项新技术——系统一旦识别出有非人为速度购票的风险,就会立即将疑似机器或外挂抢票的用户列入慢速排队队列,让符合常规速度的人为购票用户在正常速度中排队。

铁总介绍,这是今年春运首次实行的慢速排队机制,是购票风险防控措施,可防范各类恶意抢票插件,目的就是为了遏制网络抢票,努力保证售票公平。

然而,12306的慢速排队机制看来并没有难倒“魔高一丈”的黄牛党。广州市天河区的曾小姐日前向新快报记者爆料说,她前年花了10元从淘宝买的一款PC版“抢票神器”,不但连续两年帮她抢到了贵阳返乡车票,近日再次使用,竟然又再成功购票,让她惊喜不已,连呼这10元钱“花得值”。

新型骗局涌现 合成假票坑人

记者打开曾小姐发过来的这款神器“12306Bypass-分流抢票”,其会首先让你用自己的12306账号密码登录(也可以跳过),进入主界面后,发现其用户界面不但可自选车型、车次、座位类别进行余票查询或车票预定,还会智能检测哪个12306服务器速度最快并自动连接,云识别验证码,发现有票后能设置QQ、微信、邮件等多途径第一时间通知用户抢购,还有“小黑屋”功能防止提交次数过多被封账号等等。

虽然开发者在软件说明中注明“任何人不得使用本软件进行加价代购、倒票等任何违法行为,严禁用于商业牟利用途”,但除此之外,并没有看到任何下载、使用限制,开发者也承认这款“全心全意为用户打造、不做任何广告、推广和谋取利益”的免费软件正被黄牛用于抢票或出售套利。

有专家表示,除这类民间“抢票神器”为不法分子所用外,当前市面上还存在部分恶意抢票插件,不仅无法正常买到火车票,还可能泄露用户的个人隐私。有火车站工作人员此前就曾透露过,时常有旅客反映购票时显示身份证信息涉嫌被他人冒用,而这其中不少旅客都曾使用过第三方软件购买火车票。

除此之外,今年抢票季出现的一种新型骗局是不法分子使用“火车票合成神器”制造假车票骗钱。记者发现,目前互联网上存在一些火车票生成器软件,只要任意输入车次、时间、票价、座位号以及个人信息,就可以生成一张火车票图片,顶票号、底票号、二维码等信息也均有呈现,仿真度极高。有受害者正是在网上联络黄牛加价购票后,收到这样的纸质假票,只在核对火车票编号时才发现被骗。

电商抢票App:“加速包”争议中前行

“抢票产业”早在2013年已经进入了对流量风口极其敏感的互联网公司们的视线。依靠独家推出的抢票功能,360浏览器在2013年春运抢票高峰的12月市场份额急速增长,使用率大幅提升。

然而到了2018年,互联网公司们对抢票浏览器的热情急速下降。据记者了解,今年还在推抢票功能的浏览器产品,已剩下寥寥可数的两三家。

付费助抢票 不一定抢到

春运抢票季中另一股互联网势力——携程、同程、美团、飞猪、高铁管家等OTA、电商平台仍旧在争议中前行。对这些平台而言,购票业务可以更好地增强用户黏性,同时也是一个非常好的用户增长入口。

通过买票入口,用户可以链接到自己的其他业务,比如汽车票、专车服务、餐饮、酒店预订等,进一步扩大盈利规模。在增值服务方面,接送车、提醒服务、快递服务,以及不显眼的保险等,都是购票业务收入的一部分。

今年出现的新“操作”,是诸多平台都在官方APP上增加了有偿抢票、插队抢票的服务,并成为平台新的直接收入来源。以携程为例,APP页面会默认选择30元加速包,点进去后,可见抢票速度分为低速、高速、极速、光速和VIP抢票五档,低速无需付费,其他则从10元到50元不等,如果不想购买加速包,必须手动点进去,选择低速。

此外,用户还可分享给好友获取抢票加速包,这也是近期朋友圈里频繁出现好友分享抢票软件小程序,求助亲友加速抢票的原因。数据显示,自去年12月起,各类抢票APP活跃用户明显增长,环比增长近三成,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抢票功能加速包。

和黄牛有什么不一样?

各平台都宣称,购买(加速包)越多,出票成功率越高,譬如携程APP中,30元加速包的抢票成功率预估为88.8%,改成免费低速抢票后,则下降为64.6%。至于实际效果,有用户表示,使用加速包后确实成功率会增高。也有市民表示,已经选购最高等级的加速包,仍未能抢到票。

有推出类似功能的票务助手类APP内部人士告诉新快报记者,和抢票浏览器不同的是,前者主要在12306网站开售时,通过更快的网速、更高速的服务器取代人手去抢订火车票;而加速APP以捡漏为主,主要抢的是忘记付款,或者因车次、席位不理想而放弃付款的车票,还有就是开车前的旅客退票,以及12306的小批量不定时放票。而所谓的加速,也就是按照用户付费的多少,将其排序提前到等候队列的更前位置而已。

律师观点

利用软件帮买票目前合法

携程在回复新快报记者时表示,“朋友抢票”是携程今年推出的新功能,通过好友支援加速包的方式来加快速度,从而提升购票成功率。“朋友抢票”是助加速,但OTA只是火车票的搬运工,票还是掌握在铁总手里的。而且,今年的客观情况仍是:火车票的票量一直在增长。

对于被指抢票软件有“网络黄牛”的嫌疑,携程引述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的观点指,电子商务平台的购票是用户个人实名购票,被代理机构也知晓票务代理的相关问题和合作协议,不会存在虚构、骗取信息等欺诈问题,消费者有充分的知情权;本质上是消费者委托平台购票,实际的买票行为还是用户自己。而传统黄牛党则往往是虚构购票方式,冒用他人的身份买票,然后再高价卖出,谋取暴利。

有律师认为,如果抢票网站提前购入车票,将其加价出售给用户,属倒卖车票的行为;如果抢票网站并未购入车票,只是利用软件在铁路官网上帮用户买票,该行为我国现有法律并未禁止,依照“法无禁止即可为”的原则,该行为当前仍是合法的,但不排除今后立法将这种行为纳入“倒卖车票”、“非法经营”、“破坏计算机系统”等行政或刑事处罚的范围。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