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马远笔下秋意传递精神欢乐 王蒙作品更注重表达技巧
日期:[2018-03-04]  版次:[A16]   版名:[收藏周刊·封面]   字体:【






在古代,描写秋日的作品并不少见。“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西汉诗人刘彻在《秋风辞》中描绘了阵阵秋风卸白云而飞,传达出秋风萧瑟的忧伤之感。但唐代文学家刘禹锡看待秋天则积极得多,一句“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大赞秋日风光美好。季节本无情感,笔墨诗词传递的欣喜或忧伤,主要源自创作者的情感倾向。本文分别选取了宋、元、明、清不同时代在表达秋意上的代表作品,以作赏识。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整理

南宋马远《月下把杯图》

南宋马远《月下把杯图》所绘的是十五中秋美景之夜,一轮圆月高挂空中,照得天地是那么明亮。在这“每逢佳节倍思亲”的美景月下,恰逢远方多年不见的好友佳节来访,这让刚刚还在睹物思友的主人家中,立即增添了极大的精神欢乐。有诗句曰:“得好友来如对月,有奇书读胜观花”,似乎正是这个意境。画面上的主人,体态轻盈,举止文雅,面如春风,手中把杯迎友,显得是那么的亲密愉快。旁有四童仆,一侍立待呼,一侍果备用,另一侍酒小童,正在回望另一侍琴上台阶的半隐文童。整幅画面虽只写主仆六人,然内含笔墨神态各异,颇具生动真趣。

赵孟頫的《鹊华秋色图卷》

赵孟頫的《鹊华秋色图卷》画的应该是北方之秋,初看甚是平淡、干淡之笔,简率的墨色,似乎是追求一种清润、秀美和朴拙的格调,表现一种淡泊与平淡的意趣,极富笔墨趣味。董其昌评此画说:“兼右丞、北苑二家画法。”

《鹊华秋色图》是赵孟頫于一二九五年回到故乡浙江时为好友周密(字公谨)所画。周氏原籍山东,却生长在赵孟頫的家乡吴兴,从未到过山东。赵孟頫既为周密述说济南风光之美,也作此图相赠。辽阔的江水沼泽地上,极目远处,地平线上,矗立著两座山,右方双峰突起,尖峭的是“华不注山”,左方圆平顶的是“鹊山”。

在构图上,作者把两座山分左右布局,右边是华不注山,左边是鹊山,均安排在远景位置。两座山的形状,一呈尖三角形(华不注山),一呈半圆形(鹊山),两者遥遥相对,在刚柔对比中,更显得华不注山的险峻奇突。图中中景、近景表现出一片辽阔苍茫的景象。平川洲渚,红树芦荻,房舍隐现。图中林木种类颇多,红绿相间,枯润相杂;树姿高低且变化丰富,布置得宜,聚散自然,多而不繁,疏朗有致。在这水乡山色之中,几个渔民在劳作,或撑篙、或扳网,还有一人策杖漫步在田野,远处可见散放着的牛群,整个画面洋溢着牧歌般的恬静气氛。

明人“红莲初生绿水”的夏日

明人《四季赏玩图》卷,描绘一位明代帝皇在宫苑中赏玩四季花开的闲适景象。

其中,“红莲初生绿水”的夏日中,描写宫墙之外可见左右成列的柳树,延伸至砌石为岸的水边,一座四角攒尖金顶绿瓦凉亭,近水处跨入水中,有如水榭。檐下搭起遮阳黄幔,亭内三面低栏,一架大座屏稍将空间隔成入口及面水两部分,屏后可见露出一角的朱漆大桌,桌上一大盘的糕点甜食由瓜愣式纱笼罩住,另有贮食的壶罐。湖心停一舟,两头各一名内侍正在摇槽,三名内侍在舟中左右侧正俯身半蹲采莲。

董其昌《秋林晚翠图》

董其昌的山水画大体有两种面貌,一种是水墨或兼用浅绛法,这种面貌的作品比较常见;另一种则是青绿设色,时有出以没骨,比较少见。由此,《秋林晚翠图》上项奎题跋可见这是董其昌比较少的以青绿设色没骨法画成的作品,只是用色较淡而已,由于画在绫本之上,更多湿笔,色墨之间互为融治又见骨见笔,皴法则一反常见的披麻皴而兼用折带皴的手法,近景的树法则穿插得宜,层次分明,整幅画的境界可称“骨力洞达,气韵超逸”。

王蒙《秋山草堂图》

王蒙的《秋山草堂图》画高山崇岭,茂树清淡,山脚草堂临水,水际荻花萧瑟堂内隐者怡然自得,表现出江南自然山川的湿润,创造出蓊郁深秀、浑厚华兹的境界。

《秋山草堂图》绘秋山水岸,岸边芦荻萧瑟,临水的草亭前有人支网捕鱼;秋山林木茂密,红叶绚烂,有茅屋草堂掩映其间,茅屋中有村妇劳作,稚童嬉戏,而草堂上则有高士踞坐榻上展卷阅读,一派祥和的生活场景。水面辽阔,山不高,连绵起伏,典型的江南丘陵景色。以浓墨干笔勾皴,已是元画的特色。树叶或作点叶,或作勾圈夹叶,墨笔点叶上普罩赭色,而夹叶中先敷赭色,然后用薄硃砂色由淡而浓积染,使树叶的硃砂色有明显的浓淡变化,突现树叶的立体感和层次感,而不是简单的平涂。土石和丛树边,是密密的湿笔墨点,然后用淡硃砂色复点,这方法同样应用于水边的荻花的复勾上,使画面上几乎铺满浓淡变化的硃砂色点,渲染出浓重的秋意。硃砂色,这似乎是中国画特有的红色,它不如大红色的浓烈,也没有硃磦色的亮丽,但却透出沉穆野逸的古艳。

恽冰《蒲塘秋艳图》

恽冰的《蒲塘秋艳图》描绘了荷花在荷叶的衬托下,以含苞、初绽、怒放的三种生命形态展示着自然美。

整幅运用仿恽南田笔意的没骨法,萍藻以色彩直接点就,显现出灵秀生动的物性。荷花以粉红色点染花尖,旋即以清水迅速晕开,色阶层次丰富,色调深浅过度自然,真实地展现出花瓣清淡雅丽之美以及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内在神韵。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