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笔墨之争,反映了画坛的不足
日期:[2018-03-04]  版次:[A23]   版名:[收藏周刊·专栏]   字体:【
■吴冠中 水乡

■杨福音(著名画家)

去年十二月,我去深圳参加双年展活动,听朋友们聊天时说到近年来有张仃先生与吴冠中先生之争的事,大概还由此引发了一场讨论。张仃说吴冠中的笔墨等于零,意思大约是说吴冠中先生作画没有笔墨。而吴冠中先生则干脆声明笔墨等于零,意思大约是要强调绘画时淡化笔墨的作用。

从表面上看,似乎这两位先生各自站在对立的观点,但实际上,我以为,他们讨论的仍是笔墨的问题。等于零也还是笔墨,不等于零也还是笔墨。因为从数的概念上讲,零是一个数,不是没有。

笔墨,是中国画的代名词。自古以来,绘画上成大家者,无不是在笔墨上独树一帜。也就是说,若不在笔墨上取得极具个性的样式,便谈不上绘画的成就。

笔墨即是语言,笔墨即是形式。从某种意义上说,笔墨即是内容。

如何才能获得笔墨的成功?我以为,张仃先生所指和吴冠中先生所指,代表了两条路子。前者强调笔墨,取的是从传统中来的“顺”势。后者否定笔墨,取的是反传统的“逆”势。两条路子都没有错,只要走得好,都可以获得成功的笔墨。

张仃和吴冠中先生都是我所尊敬的前辈画家,他们在当今的绘画界有着较为广泛的声望。我认真地拜读过张仃先生焦墨山水原作展,一次在北京,一次在深圳。吴冠中先生的原作我也多次看过。我并不认为两位先生在笔墨上解决了问题,我总觉得吴先生的笔墨显得较弱了点,功夫似乎欠深厚。故有的朋友说,造吴先生的假画很容易。齐白石的假画如今很多,但明眼人拿在手里,很容易从笔墨不到家而提出质疑。因为要达到齐白石的笔墨功夫,一般的人是望尘莫及的。张仃先生的笔墨则过多地依附在形上,写实的成分较重,笔墨的独立审美价值欠了点。其实,两位先生的欠缺,正反映了当前中国画坛的不足。讲究传统笔墨的人,走不出传统,笔墨没有新意。反传统的人,又太没功底,笔墨也经不得看。故如今要产生齐白石、黄宾虹那样的大家,谈何容易。

与其说讨论要不要笔墨,不如来讨论中国画发展到这样的一个时代,作为笔墨要具有怎样的审美趣味。当然,靠嘴巴讲是讲不清也道不明的,首先还得靠画画的人拿出笔墨的新样式,然后大家再来讨论评判并加以丰富。这个工作,正是新世纪来临后中国画界的任务。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